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春闺记事

第199节第一位

春闺记事 | 作者:15端木景晨 | 更新时间:2015-03-28 11:06: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五月中旬的京城,天气骤然转暖。

    庭院高大的古槐树,开满了洁白如玉的槐花。坐在天井里,槐花若游丝漫天飞舞,余香袅袅深情萦绕。

    斜日透过树梢,落在身上,似披了件锦裘般暖和。

    朱仲钧进屋更衣去了,顾瑾之一个人坐着。

    她还在想大哥的事。

    也想了想德妃的事。

    命运真是个神奇的主。

    那么顾瑾之的未来,会被牵向哪里?

    这一刻,她有点恨自己没好好研读家史。

    顾家从顾陵原手里发达而闻名天下之后,就没怎么失势过。

    说得难听点,在朝代更替的时候,顾氏子孙反抗者少,顺从者多,没什么骨气。却也因此而保存了家族。

    家族起起落落的,有荣华富贵的时候,也有落魄寒酸的时候,可医术却一直传承了几百年,家谱也传了厚厚的几箱子。

    那是笔非常珍贵的资料,不少历史教授到顾家借阅抄写过。

    只可惜,顾瑾之从来没想认真研读过。

    除了记得顾陵原和孝仪皇后,余者皆模糊。

    正想着,外头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是不是来了病患?

    顾瑾之顺着声音往大厅里瞧,瞧不见什么,就起身进了大厅。

    果然是来了病患。

    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穿着简陋,戴上破破的短衫,还打了补丁。他坐在林翊对面的椅子上。伸手给林翊号脉,整个人歪歪斜斜的,外快倒了,脸上有不正常的赤潮。应该是在发烧。

    他有点气短,时而咳嗽。

    林翊给他诊脉的时候,他猛然咳嗽,吐出一口脓痰。

    腥臭之气顿时弥漫了大厅。

    一开始。大哥顾辰之和司笺并两个伙计都在一旁看着,有点高兴:铺子里总算来了第一个病患。

    真不容易,十几天了!

    可看到这人如此咳嗽,又吐这种腥臭难闻的脓痰,司笺捂了捂鼻子,小声问顾辰之:“大少爷,这是不是痨病啊?”

    痨病是会传染的。

    小伙计阿良和贵儿听了,两人连忙后退数步,都捂住了口鼻。

    听说痨病没药可医。得了就会死。

    这年轻人的模样。黄瘦单薄。又这样咳嗽吐痰,的确似肺痨。

    顾辰之心里骇然,一时间不知如何时候。只得看林翊的脸色。

    而司机和两个小伙计,再也没有看热闹的闲心。纷纷要躲到柜台后面去。一转脸,就看到了顾瑾之站在身后,司笺忙拉顾瑾之。

    “姑娘,还是等先生诊断好了,您再来。”司笺道,然后把顾瑾之往柜台后面拉。

    等林翊确诊了非肺痨再上前,免得被传染。

    那年轻人把伙计们的话听在眼里,眼神黯淡,有种绝望浮在脸上。

    他大概也听说了数次这样的话,说他这是痨病。

    “不许胡说八道,这不是痨病,只是肺痈而已,不会过人!”林翊回头,声音严厉告诫伙计。

    他素来温和,五官又秀气,严厉说话的时候,神态和声音也不可怕,反而也是柔柔的,很温暖。

    司笺几个都嘿嘿笑了笑,却并不靠近,也拉着顾瑾之,不让她靠近。

    倒是顾辰之松了口气。

    那个病家也猛然抬头看着林翊,道:“先生,我这个……不是痨病?”

    林翊笑着道:“当然不是!”

    病家大喜,露出希冀的眼神,而后又是一阵咳嗽,吐了口脓痰才结束。

    老爷子听到了动静,从梢间出来。

    林翊忙起身,叫了声“老先生”。

    “你看你的……”老爷子也估计是听到了痨病这几个字,才出来的。他也和顾辰之、顾瑾之一样,站在旁边瞧林翊号脉。

    林翊道是,又坐下来,仔细诊断了须臾。

    而后,他扬脸对病家道:“肺痈而已,吃了药就能好的……”

    “我之前,也吃过药……”那病家痛苦的对林翊道,“就是街头那间梁氏药铺里拿的。不见效,反而越来越重。一开始咳嗽没痰,后来痰也不浓臭,现在才弄成这样。我着实没钱了,您这里,真的不收诊金吧?”

    他是走投无路,没钱治病才到这里来的。

    林翊笑道:“是的,不收诊金。”

    他的笑容很亲切,让这位病家感受到了善意,情绪也放松了很多。

    “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林翊又笑着问这位病家。

    “叫常五,前头那家榨油坊,就是东家,我在那里做活计谋生。”病家道。

    林翊就点点头,道:“那家榨油坊啊,我们知道……”

    离药铺不远处,有家榨油坊,经常有浓烈的香气飘进来,非常好闻。特别是到了饭点,让药铺里的众人饥肠辘辘。

    “……之前吃的什么药?”林翊又问。

    常五想了想,道:“梁家的先生说,什么甘寒润肺、咸寒清肺的,开了生石膏、枇杷叶……”

    这些都是大凉之药。

    这常五体内有热,又是咳嗽,用大凉之物解了热,应该是对症的方子,怎么不见效?顾辰之在一旁想着。

    他尚未入行,只是背了点药书,虽然有次疑问,却也怕贻笑大方,没好意思问出口。

    老爷子和顾瑾之站在一旁,等着林翊诊断开方。

    林翊也当仁不让,笑着对常五道:“误用了药啊!你脉数而弦洪,体内有热,的确应该用寒凉之物。可是,肺上咳嗽,却不应该如此。你体内热邪太盛,就似一盆烧得火旺的火盆,你泼上凉水。立马就会起滚滚浓烟,将肺都熏坏了,这怎么行?越是这样非要用凉药,咳嗽就渐渐成了肺痈。”

    常五听了。心有余悸。

    他心里暗暗赞服。

    这位年轻的先生,举得例子很通俗易懂,不是那些晦涩的词,什么火盆浇水这种事。常五也是见过的。

    他顿时就弄懂了自己生病用药不济的原因。

    “先生,您说的我都懂了,您比梁家的大夫厉害,我听您的……”常五感动道。

    老爷子微微笑了笑,转身进了梢间。

    顾辰之就知道林翊说对了。

    “还要考虑这种?”顾辰之喃喃道。

    看病真不容易。

    发热要清凉,却又不能用凉药。用了凉药,反而加重了病情,让肺更加受损。

    这中间的门道也太玄乎其玄了。

    顾辰之有点头疼。

    他第一次觉得治病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既然火盆要灭,又不是泼水。难道等它慢慢自己熄灭?那岂不是要燃尽了?”顾辰之问林翊。

    他实在忍不住。

    火盆里的炭。不就是人的身体?

    既然身体在灼烧。强行泼水熄灭又会起浓烟,那怎么办?

    “拨开啊。”林翊笑着道,“将火炭从火盆里倒出来。慢慢拨开,覆盖上一层沙子。火不就渐渐被熄灭了吗?所以说,常五这病,应该用些清泄的药,先将热邪压住,再润肺止咳,而后慢慢再解了这热邪。”

    顾辰之没做过粗活,不懂这些。

    常五却知道大夫说得不差。

    他连连点头。

    期间,他又咳嗽了两回。

    “先生,您赐个方子吧。”常五道。

    林翊就开了个千金苇茎汤。

    千金苇茎汤治疗肺脓肿,祛瘀消肿,清肺化痰之效。

    像常五这样,口吐脓痰,说明肺部已经脓化了。

    开好了方子,林翊亲自抓了药,给常五。

    果然没要一钱。

    常五拿了药,仍有些将信将疑。

    这条街上,人家把这善药堂说得其心可诛,总说顾氏善药堂,乃是打着善药堂的幌子行骗谋财。这念头,哪里还有做善事的人?

    “……先给你吃毒药,只有他们家有解药,等你要解药的时候,就漫天要价,这种事太多了,别上当。梁氏药铺的药既好又便宜……”

    这样的话,常五也听了数次。

    可是,如今他也没法子了。

    他没钱再去梁氏药铺抓药。

    而且梁氏药铺的药,吃了不管用。

    他带着几分忐忑,最终因为烧的神志迷糊,不再多想了,拿了药,道了谢,就出门走了。

    榨油坊的伙计,是善药堂的第一个患者。

    林翊将他的医案整理好,写在案卷上。

    门口就有人指指点点。

    “方才有人进了那个善药堂啊……”

    “好像是常五,那是个热心的小伙子,上次我买了米,还是他帮我背回来的……”一个老者说。

    “可怜啊。”有人惋惜,好像常五立马就要被这家善药堂害死。

    “常五病得不轻,像是得了痨病。”又有人道,“已经半个多月没上工啊。那孩子没钱啊……”

    语气既惋惜又心酸。

    “常五是个好孩子,要不咱们几家凑点钱,让他去梁氏药铺抓些药。梁家的药最是实惠……”那个老人又提议。

    人们顿时就不说话了。

    好半天,才有个中年女人嘀咕道:“痨病嘛,吃药也是白费的……”

    然后,人们就散开了。

    顾辰之将他们的话听在耳里,不由生气。

    “如今这世道是怎么了?”顾辰之道,“做点好事还要被这样猜忌……”

    “人心不古嘛。”林翊倒挺能理解的,“有些地方也散药,却是简单便宜的药,而且要收些诊金。像咱们这样,诊金药费全不要,自己赔,图什么呢?不怪旁人起疑。”

    “咱们开善药堂,就是为了给走投无路的人嘛。”顾瑾之笑着道,“又不是为了给那些爱占小便宜的。像常五这样,已经无路可走,反正都是要死的,还是会来的。咱们救了他,咱们开这药堂的意义就足够了。何必在意旁人多言?”

    顾辰之就笑了笑。

    ——————

    第一更,求粉红票。
春闺记事最新章节http://www.521g.net/chunguij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