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官妖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太熟

官妖 | 作者:青云之路无终点 | 更新时间:2015-03-28 13:11: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潘舒华并不怀疑,自己如果得罪死了刘思远会有什么下场,别的不说,单单今天一天市委出动的阵容就足够秒杀他一个小小的局长好几遍了,相信只要随便一个常委提议免去他局长的职务,一定会顺利通过组织部和常委会,没有任何悬念。

    只是万一朱希龙走投无路,乱咬一通……一时间他一个头有两个大。

    此时已经到了下班时候,刘思远本想直接回家休息会,毕竟在坝跑了一下午也有些疲乏,结果电话又响了,来得是一个等了很久的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原承恩县县委记樊玉群,后者声音有些疲乏道:“思远,今晚一起坐坐?”

    其实前几天就有一个人自称是樊玉群的代理人打电话过来,说是知道他现在是沈依依代理人云云,要和他约个时间谈撤诉条件。

    刘思远当时就毫不犹豫告诉他,没兴趣和他谈,要谈就让樊玉群自己来谈,和你这种不入流的角色没什么好谈的。

    那个人又说樊处长工作繁忙,没空亲自来谈,刘思远立刻告诉他,不谈拉倒,走法律程序,随后直接挂了电话。

    经过这些年磨练,刘思远已经发现一个规律,恶人还需要恶人来磨,有时候对一些人不能太客气。

    比如说,沈依依的案件,主动权完全在她手里,他根本不担心樊玉群那边有什么反弹,反正多拖一天。樊少皇那家伙就多在看守所呆一天。

    虽然当时老樊通过关系把他转移到了市局,但是算樊少皇倒霉,后来经历了郑高峰事件,郑记突然发威。一下子市局就脱离了张记的控制,听说现在樊少皇在看守所里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

    所以见到樊玉群居然还想端架子装清高,不肯直接露面,刘思远立刻就发彪,他的谈判策略就是,一来就要先声夺人,从气势压倒对手,根本不给他还价余地。

    樊玉群也算个人物。居然企图让他的外甥去掌握一些他乱搞女人的证据来要挟他,结果反而被刘思远识破,前几天他那外甥也因为聚众赌博被县公安局给拿下了。

    果不其然,看来樊玉群今天就坐不住了。主动来约他。

    刘思远想了想,左右他也没事,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这事情来个了断算了,于是便道:“老领导召唤。!。我一定得到啊。”

    后者嘿嘿干笑了几声,便告诉了他一个地点,说他下班后赶来就是,他会提早去那里等着。

    地点是紫薇市的一个茶楼。再次遇到樊玉群,刘思远差点吓了跳。这哪还是当年的樊记啊?

    说起来也只是几个月没见,他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脸满是皱纹,写满了沧桑。

    见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早就为人成精的樊玉群当然知道原因,他只是叹了口气道:“人就是这样,一旦清闲下来反而老得快。”

    刘思远心道老得快可不是因为闲下来,还是失去了权力造成的。

    不过刘思远他看他这副模样,并没有多少同情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说起来樊玉群这家伙现在的遭遇,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当年他当县委记时候太过霸道,凡事都不给别人留余地,自己吃肉别人汤都不给留,所以现在一旦落难失势了,结果就是墙倒众人推。

    听说如今,不但县里面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反而落井下石的倒不少。

    当年他把人家郑高峰逼走,结果现在人家老爸通过关系,硬是让市局不松口让樊少皇取保候审,天天呆在看守所里过着非人生活。

    他当年对跟着自己的组织部长柳大元过于刻薄,结果导致被柳大元玩了个无间道,把樊少皇搞黑社会那些破事全部捅出来,算是彻底把樊少皇那白痴给卖了。

    刘思远暗暗下定决心,千万不要学习这个坏榜样,不要被一时的权利给熏昏了头。此一时彼一时,凡事要留余地。

    与此同时,在潘舒华家里,朱希龙正一副皱眉苦脸的样子坐在那里,眼神有些阴毒。

    潘舒华叹着气道:“希龙,现在形势比人强啊,看来这回我是保不了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有放正位置。”

    朱希龙恶狠狠道:“潘局,你说这小子也太过分了,我不过就是稍微顶撞了他几句,至于吗?”

    潘舒华摇摇头道:“他这是在立威了,你正好撞刀口了。”

    朱希龙诺诺道:“潘局,你不能继续纵容这小子为所欲为了,再这样下去,您的威信……”

    潘舒华眉头皱得很紧,良久没有说一句话。

    刘思远嘴里客气道:“樊处长,您在政协相信肯定不如当年县委记那般繁忙,事事操劳,也是时候该好好享受下生活。”

    樊玉群岂能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意味,他苦笑道:“对于权利,我倒是放的下,唯独对于少皇那个臭小子,实在是……哎!”

    见他提到樊少皇,刘思远立刻神情一肃道:“樊处长,我当年在常委会就是这个观点:对于违法乱纪行为,必须予以严厉的法律的严惩!”

    樊玉群斟酌了下道:“思远啊,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毕竟我们樊家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男根,这样,我们就不饶弯子,也不说官话了,你就直接点告诉我沈依依撤销诉讼的条件,我能做到的就接受,实在做不到也没办法。”

    刘思远心里对他的想法很是不屑,你们樊家三代单传怎么了?就可以作奸犯科了?这算哪门子歪理?

    于是他也没好气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饶弯子了,沈依依同志撤诉的条件很简单,首先是解决沈依依的正处级待遇,其次是两百万精神赔偿。”他一开口就比沈依依说的分别提高了一倍,副处变正处,100万变成了200万。

    樊玉群脸色当时就一沉,带着丝当年的威严道:“思远,提要求也要符合实际,我自己也就是正处,而且在政协工作早退居二线了,说不什么话了,你要我将沈依依一步从正科拉到正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换了一年前,也许刘思远就被他给唬住,但是他也早非池中之鱼,不是你樊玉群露个霸气就能怔住的毛头小伙了。

    他反而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心道你老樊也不想想,自己都是退居二线的人了,还装什么牛13啊,再说呢,这事可是你急,我不急,真的谈崩了,他刘思远一点也没损失。

    倒是你们家的樊少皇得继续看守所呆着,而且随着开庭日期临近,如果沈依依坚持起诉,那可不单单是强x罪了,弄不好再弄个黑社会组织罪,死刑都有可能,那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刘思远表面微微一笑道:“樊处长,你让我提要求,我就替沈依依同志如实提了,至于您能不能做到,其实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样,我会把您的答复带到的。”

    樊玉群一下子就无语了,也意识到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对面那个早就不是吴下阿蒙了,而自己也早就不是大权在握的县委记了。

    他又叹了口气道:“思远,我是带着诚意来的,你这样狮子大开口的,实在有些过分,我这边也实在做不到,这样,我们大家现实点,解决副处级是我的底线了。”

    刘思远也不着急,稳稳的想了会,才悠然道:“副处级的话也可以,但是那赔偿金就要翻倍了,那样的话我还可以和沈依依商量下,否则人家恐怕很难接受,樊处长你看如何?”

    樊玉群满脸愠怒,知道这家伙是落井下石,奈何樊少皇不争气,自己有火也不能发,好不容易克制下情绪后,他一副语重心长地样子道:“思远,在承恩县我们一个班子共事的时候,我待你也不薄,记得你还不是常委的时候就打了少皇,我也没拿你如何,不是吗?”

    刘思远毫不犹豫道:“樊处长,您怎么不说说我为什么要揍他?他调戏人家女同志在先你怎么不说了?你不提这还好,一提我更加觉得樊少皇就是个惯犯,这种人还真不能放出来。看来我得和依依再谈谈。”

    樊玉群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怒道:“刘思远!你别太过分了,400万?你不会去抢啊?”

    刘思远丝毫不受他威胁,冷冷道:“樊处长,那看来我们是谈崩了,那就这样,我很忙,就这么告辞了。”

    樊玉群见他真要走了,突然有些着急道:“思远,我外甥现在被承恩县公安局给拘留了,他也就是打打麻将,不用那么顶真?要不你跟县局打个招呼,先把他给放了?”

    其实他早就找了以前在县局的人帮忙,结果一个副局长直截了当告诉他道:“樊处长,真是不好意思,阮惊天的案子是我们陈局亲自在抓,其他人都说不话。”

    所以他才不得已找刘思远开口。

    却不料这臭小子的回复让他差点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刘思远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不好意思,樊处长,其实,我和承恩县公安局不太熟。”未完待续。。书网.t
官妖最新章节http://www.521g.net/guany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